基金经理如何寻求“突围” 「结构性行情极致演绎下」

大幅度 563 2022-09-02 21:33:40

“A股未来或许进入一个没有指数级别大牛市或大熊市的阶段。指数可能呈现震荡向上的稳步走势。在这个过程中,个股表现将走向极致分化。所以我们不太关注指数到底能到多少点,我们更关心的是产业发展趋势、细分景气行业的选择以及专注于个股投资。” 

“市场风格好像每年都在变,如果只擅长一种风格就会不适应。我现在所有的武功都要练,可价值、可成长、可大票、可小票、可科技成长,也可消费、也可金融地产,根据不同的产品采用不同的策略。” 

“成长跟价值之间从来没有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标准。基金经理在投资过程中不能做鸵鸟, 不能买了自己看好的个股,然后把头埋在沙子里无视市场的变化。” 

…… 

在近期的采访中,多位基金经理表达了以上观点。 

在市场整体赚钱效应不明显、而结构性行情极致演绎的市况下,越来越多的基金经理在反思过往的投资框架,试图走出“舒适区”,转向更广泛的领域寻求超额收益。在这过程中,过往的成功路径已难以复制,积极参与风格轮动、提升选股能力是当前可用的武器,除此之外,基金经理还需要更努力和更多的好运气。 

震荡市拖累基金收益 

三季度以来,市场持续调整,方向未明,赚钱效应极不明显。对于承受了上半年波动、急于在下半年获取一定收益的机构来说,这是一段相当煎熬的日子。 

“最近的市场变得有点暴躁,急涨急跌。”北京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绩优基金经理告诉记者。他认为,主要原因是两个方面,一是市场参与主体的结构变化,越来越多追求绝对收益的资金进入市场,追求相对收益的公募基金的群体占比在下降,资金追寻短期机会的动作使得市场波动加剧;另一方面,信息传递速度加快导致了市场一致预期的快速形成,客观上起到助涨助跌的作用。 

从年初以来的表现来看,市场波动显著拖累了基金回报。首创证券统计数据显示,按照基金八大投资类型的分类,截至2022年8月19日,年初以来仅债券型基金、货币基金和另类投资基金呈现正收益,分别为1.92%、1.15%和0.99%,其他类型特别是权益基金的回报均告负。

数据来源:首创证券,2022.1.1-2022.8.19 

从结构来看,年初以来上涨的权益基金占所有权益基金的比重不到一成,而在上涨的主动权益基金中,以新能源为核心的成长风格基金占绝大多数,其次是以科技、周期为主的基金。

 

选股能力重要性进一步凸显 

宏观因素弱化,流动性充沛,再加上产业趋势向好,使得大量机构资金堆积在新能源等极个别赛道中。在这种极度拥挤的情况下如何实现超额收益?对此,基金经理各有各的反思。 

有些基金经理认为,要顺势而为,积极参与市场风格轮动,在快速切换中获取收益。 

长盛精选行业轮动混合型基金拟任基金经理代毅认为,景气向上、关键公司、周期性等都是自己投资逻辑里的重要考量因素。当前市场风格轮动较快,需要有约束地精选行业,聚焦“泛能源”、“高端制造”、“数字经济”等几大投资方向,通过行业精选和个股精选双层策略来获得双层超额收益。 

有些基金经理则认为,需要突破框架,扩充能力圈,放眼全市场寻找有价值的标的。 

北京一家中大型基金公司基金经理告诉记者,他一直强调要不断拓宽能力圈,如果发现不足就去补,而不是把自己局限在擅长的能力圈中。“我希望自己是全能型的,每一项武功可能都不是最强,但每一项武功都可以做到80分。而不是说这个风格做到100分、120分,换一个风格我就不及格了。” 

也有些基金经理认为,对筛选标的的市值和基本面可以进一步下沉,左侧布局,依靠“黑马”或者“灰马”跑出超额回报。 

“成长股投资有一个‘不可能三角形’,即好行业、好公司、低估值,三个条件通常无法同时满足。对我来说,我选择很好的行业和很好的价格。可能我买的那批公司从质地、长期成长的确定性和壁垒来说相比龙头白马稍差一点,但好价格给了充分的估值保护,而且在一个高景气的产业趋势中,个股的成长性也能提供足够的收益补偿。”上述绩优基金经理如是说。但他也强调说,在所选个股跑出超额收益或者出现问题时也要注意快速兑现或者及时止损,否则也会对净值造成影响。 

不论采取哪种方式,基金经理都在试图突破以往的框架,强化“自下而上”主动选股能力,多方发掘市场机会。 

长期价值投资如何实现? 

从“重视框架”到“不拘一格降人才”,过往长期价值投资尤其是长期持有好公司的理念受到了一定的挑战。当前的投资方法是否可持续?当前该如何重新认知价值投资的真义? 

对此,一位基金经理表示,市场短期是“选美”,长期是“称重”。当“内卷”不能再创造超额收益时,市场风格或会再次转向。 

“现在行业里大家都感觉越来越‘卷’,主要因为近一两年来都是中小盘成长股的行情,产业趋势天天在变化,天天要学习新东西,而且随着信息传递的速度加快,市场对信息的反应越来越提前,创造超额收益的难度越来越大。这是我最近对市场的一个感受。最后当你发现卷不出超额收益的时候,大家或会慢慢偏向中长线、偏价值一些的投资。”该基金经理表示。 

南方一家大型基金公司资深研究人士表示,成长跟价值之间界线本身就比较模糊,从来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准。“通常意义上,价值股更多价值可能来自于历史或者静态价值,成长股更多价值是来自于未来的价值,很难给一个特别明显的界线,所以我个人买股票不会只买价值股或者只买成长股。” 

泓德基金总经理王德晓则认为,价值投资是一种追求在较长时间维度里捕捉高确定性的投资。这种高确定性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是收益来源可追溯,二是成长曲线可外延。在近几年市场中,价值投资短期遭遇挫折,原因有很多,包括高频交易的量化投资规模极速扩张、好股票持续超预期下跌、A股热点主题快速轮换、赛道思维再度盛行等。但长期规律告诉我们市场终将回归正确,价值投资的有效性也将被反复证明。

上一篇: 「月人均产能4.45万元、月人均收入1.06万元」 独代能否成为个险渠道新出路?
下一篇:后续行情值得期待 「年内17家A股上市银行增持合计超2.5亿」-专家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